刘备
2012-05-31发表

三国赤壁古战场之赤壁怀古

从君山出来,继续北上,目的地——赤壁。 赤壁之战是古代战争史上以弱胜强,以智取胜的经典战例,是中国古代战争史上的辉煌篇章。赤壁古战场是我国古代战争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七大战役中唯一尚存原貌的古战场遗址。

赤壁摩崖石刻A.JPG

208年曹操率二十几万大军南下,连克新野、襄阳数城,从江陵顺江东下,与逆江西上的孙权、刘备五万联军初战于赤璧,曹军失利,退回江北,屯兵乌林(今洪湖县乌林公社),与孙、刘隔江相峙。后孙刘联军巧用火攻,乘东南风大起,向曹营举火,火船借助风势,直冲曹军水寨。曹军船只一时尽着,岸上营落,火逐风飞,烈焰冲天,一片火海,把南岸崖壁照得一派通红,赤壁也因此得名。孙刘联军乘势进攻,曹操领余部经华容小道(今鉴别县西北)向江陵败走,从而奠定了魏、蜀、吴三分天下的局面。这就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赤壁大战。赤壁大战的张天烈火早已熄减,但那赤色的悬崖绝垄,不尽的滔滔大江,大战时的处处阵迹,赞美赤壁的碑刻和诗篇,却一直吸引着无数的金甲武将、文人墨客。

按历史记载,赤壁应该在湖北蒲坼市无疑。然而,宋朝大诗人苏东坡只用了一词一赋,究将这历史的古战场搬到了同属湖北的黄州。自此,湖北长江段便出现了两个赤壁。一个是在黄冈地区的文赤壁,即苏轼所抒写之地;另外一个是武赤壁,也就是真正的三国周郎赤壁,在咸宁地区。我们去的是后者。

到赤壁时已是中午时分,在街上的小饭馆用餐。江鲶做的汤浓如牛奶,鲜美无比。但最让我心仪的是一碟炒藕节,是拿嫩嫩的藕芽清炒,才筷子粗细。入口只觉一股荷的清气弥散开来,真的是齿颊留香,回味无穷。

赤壁古战场由金鸾山、南屏山和赤壁山3座小山组成,其主要景点有赤壁摩崖石刻、翼江亭、周瑜塑像、拜风台、赤壁大战陈列馆、凤雏庵和赤壁碑廊等。

在赤壁山临江悬岩上,有石刻赤壁二字,各长150厘米、宽104厘米。正楷、端庄浑朴,相传为唐人所镌。赤壁二字上方刻有白色图案,乃道教符文,但不明其意。崖壁下方还留有一些文人墨客的诗词,因距离尚远,游人不可得近,难以辨认,诗词的内容遂不得而知。

赤壁矶及矶上赤壁二字,按赤壁景区布局,是整个赤壁景区的最后一站。而我则认为,赤壁怀古,最好由这立于最后的标题读起,从这里开始感怀一千多年前的那场战争。

你从这里拾级而上,百十来步的青石阶梯在陡峭之中,将你升上翼江亭。翼江亭临江而立,在这里能清楚地看到东去的滔滔长江水。

翼江亭高悬于赤壁矶上,亭因有左右二山相辅,有如鹏鸟之两翼,且又临于大江之滨,故有翼江之名。在翼江亭前的一处开阔平地上,矗立着三国东吴都督周瑜的石雕像。从底座到顶端高达10多米,是湖北省最大的人物石雕像。

站在周郎雕塑傍,面对翼江亭,脚下千里江流,对岸万顷碧野,顿时尽收眼底。难怪当年孙刘联军要将观察哨所置于此处。遥想一千多年前发生于此的那场战争,当是时,这里千帆竞发,艨艟相撞,鼓角争鸣,刀光剑影,烈火烧红大江两岸,热血染红大江千里。遥想当年,那场面该是何等气势,何等悲壮。然而此时的长江,此刻的赤壁,确是另一番安详景象。黄浊的江水,不尽地流淌,江风推着江涛轻拍岸边,带着水花,发出有节奏的声响,然后又从容地退去,好像自古以来这里就是如此,什么故事也没有发生过,真真是应了那句: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诗句。人类历史上多少风流人物,犹如这不尽长江中的沙石。回首再看周郎,战袍加身,手握权剑,凝神远望,心中似有千千结。也许他思索了一千多年,也想不明白,孔明当年是怎么巧借东风,又巧妙利用东风一夜之间从曹营借来十万支箭。

正思衬着,我们来到了拜风台。拜风台位于赤壁景区东侧的南屏山上,距江面数百米,是纪念赤壁之战时诸葛武侯在此设坛台、借东风、相助周郎而建。建筑面积有310平方米,分前后两殿庙堂,内殿供有刘备、关羽、张飞、诸葛亮的全身塑像,袍带飘逸,栩栩如生。

现在的拜风台并非罗贯中小说中描述的三层九尺的赤土祭坛,而是为纪念诸葛武侯而建的一座武侯宫。名为武侯宫,但庙内却供着诸葛亮、刘备、关羽、张飞的塑像。也难怪,千百年来,无论是民间传说故事,还是《三国演义》,或是庙宇、戏台出现的诸葛亮都是与刘、关、张联系在一起的。当然这武侯宫的构建也免不了这种思维定势,就是这种思维定势,把他们四人并列,弄得有些主宾不分,以至不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拜风台B.JPG

拜风台据说就是当年诸葛亮披发仗剑步罡踏斗,向天帝借东风的七星台遗址。这里似乎给人一些传说与文学创作的感觉。如果用今天的气象知识与科学知识来解读当年的孔明借东风,那只不过是孔明故弄玄虚的一种手段。试想,那天公的东风是能借得的么?那也是孔明想借就能借的么?只能说明那诸葛孔明多少有些天文知识与气象知识罢了,也说明当时中国天文与历法知识的丰富与成熟。导游小姐说进门迈脚要男左女右,入后殿时从右边吉祥门入,左边的如意门出。去,什么不是人说出来的?心下嘀咕,那从如意门进,吉祥门出来不行吗?

赤壁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倒是拜风台的风。拜风台右侧有一东风阁。登上阁顶,尚未座定,便觉阵阵风来。这赤壁山上,脚下是长江宽阔的江面,江对面是沃野千里的江汉平原。站在这里,仿佛有种与风对话的冲动。我真希望在这拜风台上把酒临风,问一问这风儿,你当年与孔明到底有何瓜葛,帮此大忙。当下这阵阵不息的东南风莫非也是卧龙先生帮我们借来的么?遥想当年,那隆冬时节的东南风,就不仅仅是为了给他送暖,给他一番快哉,而是给了他一次难得的机遇。倘若没有这个机遇,历史又将是怎样一个面貌。东风不与周朗便,铜雀春深锁二乔,这仅是设想中的一种。看来,在大千世界里,冥冥之中的机遇,它不仅可以成就一个人,还可以创造一番历史。

从武候宫出来,沿山拾阶而下,穿过了一片清凉宜人的竹林。回望林中小径,只见猗猗修竹把阳光挡在了竹梢之上,漏下来的缕缕光影斜着投下来,从竹海透过,竹梢的那一层浓绿变得清亮而娇嫩。风吹来,竹叶沙沙作响,竹枝碰到一块,也吱吱嘎嘎的响起来;而光影也跟着舞动,仿佛绿的精灵们在林子里奔跑,嬉戏。

赤壁大战陈列馆外边有几个算命的人。一个瘦瘦的长须老头拦着大哥一定要给他算命,再三地说大哥的面相极好,什么天庭饱满,地角方圆的,说他八十有三,绝不骗人。大哥笑眯眯地推说参观出来再算。先生说:我这种瘦的总没人要说给我看相?哪像你肥头大耳的一看就是有福气的人。大哥一笑,眼睛笑得更眯了,像个菩萨似的。

陈列馆的外形像3艘游动的战船,平面则像一个太极八卦图。 陈列馆由中央大厅、腊像室、文史陈列室、工艺品陈列室组成。馆内陈列赤壁出土文物 1000余件,有刀、枪、剑、戟、镞、戈、带钩及东吴铜币(“大钱当千大泉五百大泉当百”),并有东汉铜镜和剪轮五铢钱及大量 东汉、三国时的陶器等。在蜡像室有很多组造型,我只看了第一组舌战群儒。凭心而论,人物做得相当形象,栩栩如生,但室内的光线很暗,灯光打在这些没有一丝血色的蜡人上,让人觉得毛骨悚然,我不敢再往下看,赶快出来。

赤壁景区对曹操可没有记载,这就远不如诸葛孔明,刘、关、张、周瑜等人,无论如何,赤壁之战是三国混战的结果,历史的本来面目既如此,后人亦要尊重历史。
凤雏菴A.JPG
凤雏庵位于南屏山东南的金鸾山上,相传为赤壁之战时,号风雏先生的庞统披阅兵书处,后人于此建凤雏庵。赤壁碑廊:位于拜风台右侧,东风阁后。1985年动工筹建,碑廊有建筑面积277平方米,19865月竣工开放,为四合回廊式、钢筋混凝土及木石结构。门楣有李尔重题赤壁碑廊四字,廊内镶嵌有25块石碑,石碑与墙面联为一体。

凤雏庵外,一株古银杏树吸引了我。也许,它的历史比三国到现在的时间还要久远。它默默地站在那里,见证了那一段峰火佳人的沧桑往事,也见证了悠悠岁月的无尽思绪。对于赤壁大战,人们由借东风的孔明与火烧曹营的周瑜,很自然就会联想到巧授连环计的庞统。就是这庞统献计,让曹操的战船首尾相连,使得大火烧来,曹营军士逃之不得,在赤壁大战中立了头功。庞统后来的隐居之地就在赤壁南屏东边的金鸾山上。人们为庞统修筑了一座凤雏庵,庞统字凤雏故名。这凤雏庵青色布瓦,雪白粉墙,几无雕饰,简朴异常。庵前有;赤壁古风四字的大牌楼。中国历史上或民间对庞统的评价历从来就不能一致。

虽说看的是武赤壁,但想的到总是苏大学士的《念奴娇·赤壁怀古》这一首千古传诵的佳作。看这长江水奔流不息,让人想到时间的河送走了多少风流人物,能不怅然这如梦人生,沧桑世事?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此时,阳光下的江水衬着光影,明晃晃地直逼人眼,脑子却在想象学士夜游赤壁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的情景。东坡不愧为无人能及的大文豪,一首词就能把赤壁移位了百多公里。但不管赤壁的真正位置在哪,赤壁功名与学士文采却是成就了一代美名,千古流传!

站在历史的长河上,遥望着滚滚的长江水不停向东奔涌,这滔天的巨浪咆哮着,将历代多少杰出人物冲刷得无声无迹。夕阳徐降,天暗了,已被遗弃的古老战场一片萧索,石乱山高,两岸的悬崖峭壁高傲地耸入云霄,夕阳的大半已沉入水中,在乱石高山后投下了鬼魅般的黑影。惊涛骇浪汹涌澎湃,不停地击向江岸,似乎想将其冲毁撕裂。浪花就这样翻滚腾跃着,仿佛扬卷起了千堆的白雪。如此的江山,激昂如画,无法抵挡,一时间引出了多少英雄豪杰,各领风骚数百年!

抬眼见,那一轮血色红日已沉入江水下,只留几丝余光。这景象像极了梵天苏醒时,宇宙塌陷,世界颠覆,而随即万物重生,尘世间的一切全部重新来过。这样的画面,令我不禁想起当年周公瑾意气风发,将温柔妩媚的小乔娶入家门。他英姿雄健,风度翩翩,神采照人,令无数志士甘愿拜倒其脚下,俯首称臣。也令我不禁想起诸葛武侯披发仗剑步罡踏斗,而在他手摇羽扇,头戴纶巾,从容潇洒的谈笑之间,八十万曹军灰飞烟灭。

如今我身临这古老残旧的战场,就像穿越时空,目睹了许多年前在这里发生的一幕又一幕。就在我所占的地方,有多少有志之士,满载着一腔热忱成了战殇,遗留下的只有刺眼的白骨。他们曾经用鲜血染红了这片土地,祭奠了自己的信仰。对往昔,我这样浮想万千,应笑自己多情善感,早早的就长出了斑白的头发。一如在这天幕中零星点缀的几颗星子。人生有如一场梦,似幻非幻,欲醒未醒。我想,还是让我端起酒杯,举头仰视,效仿那些已故的战士们地染鲜血祭奠信仰,将这杯中酒洒向大地,来祭奠那万古长存的大江明月,以寄托我这面对长江赤壁忽然奔涌而出的万般感慨情愫。

共 0 条评论

相关景点

东部华侨城

东部华侨城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