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雏菊
2010-07-08发表

古村西递 桃花源里有人家

 


  浙江的公路修得非常好,四通八达,县级路尽可放心跑,就连村乡一级的路也是硬面小道,你尽可铆着劲儿地往山里钻。黄昏时分,我们寻到家掩隐在一条小溪谷里的农家乐。小溪谷中修竹摇曳,空气清馨。清澈的溪水从竹林中钻出来,快活地哼着江南小调从脚下流淌而去,撒下一串亮晶晶的小水潭,宁静迷人。


  农家乐的几栋小楼修得精致别雅,设施上乘,完全比得上城市里的高级宾馆,透出当地农民的富裕。我寻思如果中国农民都过上这样的生活,恐怕这个世界就不再会有什么资本主义制度,而变成具有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意识形态。


  游人很少,只有几拨专程从杭州赶来吃鲜鱼的客人,据说这家农家乐烧得一手好鱼头汤,在当地十分有名气。
  朋友很喜欢这个地方,我们决定住下。

鱼头汤烧得果然好吃,汤浓却又清淡,十分鲜美。朋友惊呼好久没喝到这样好的鱼头汤了,连喝五碗仍嫌不过瘾,看得我目瞪口呆。见我吃惊的样子,朋友告诉我,当年她穿越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时碰到罕见塌方,被困在大峡谷里,断粮,十几天吃不上饭,仅靠检野菜维持生命,身体极度衰弱,好几次均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在一次昏厥过去后,脑海中竟浮现出家乡的鱼头汤。讲到这她笑起来,说要不是惦记起家乡的鱼头汤,恐怕早就命丧黄泉了。
  次日,我们穿出浙西北的山区,来到安徽,抵达江南最具名气的徽寨—西递与宏村。


  西递和宏村的赫赫大名地球人都知道,反正自从被世界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后,名气便一日高甚一日,摇身一变,成为当地政府的摇钱树。我和老德并不十分欣赏西递和宏村,也许俩人属于山野村夫那种类型的人(更注重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并不太关心物质的文化价值和经济价值),均感觉西递和宏村远不如浙西北山区那些隐藏在青山绿水中的农舍更具江南水乡的味道,大概是从四面八方风拥而至的游客洗去两座千年古村落的神韵。


  要是拿西递和宏村相比的话,我更偏爱宏村。西递虽然古民居高大气魄,但宏村有水;有古树;有与自然更和谐的人文。还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我和老德在宏村逃票成功,这让我俩儿得意了很久。


  无论怎样,黄昏时在古村里溜达还是很惬意的。吃过晚饭,我和老德一身短打,屐着拖鞋,在古巷中的石板路上晃晃悠悠。白墙黑瓦马头檐是西递建筑的主要特征,典型的江南风格。传说当年宋太祖到徽州,在山中遇到大雨,避雨于一家山民的屋檐下,因屋檐短小,宋太祖被淋得浑身透湿。后来屋主发现后连忙跪下请罪。此后为利行人避雨,村民们请人在窗上端修了一道小屋檐,即成短檐。至于西递村的来历,有传说是一处以胡姓宗族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古村落,这里的胡姓原为唐朝李氏皇帝的后裔,为躲避追杀到此避难,并世代繁衍生息于此。


  村里有大批写生实习的艺校学生,年轻得叫人羡慕,正是对生活充满梦想的年龄。望着他们充满热情洋溢的脸庞,我和老德一阵感慨,只觉人生如烟,转眼即失,真不知道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究竟是来受苦受难的,还是来享福的,也许四大皆空,方成云游野鹤。


  那天我们坐在西递胡文光牌坊前的石凳上聊了很久,很久。

共 0 条评论

相关景点

西递村

西递村
loading...